设为首页 |收藏网址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登录 | 注册帐号 | 找回密码

茂名论坛

  • 关注公众号
  • 下载APP
  • 扫码关注公众号
  • 扫码关注APP
快捷导航
查看: 306|回复: 3

[原创小说] 念人:远去的恋情(纪实文学)

[复制链接]

32

主题

81

帖子

0

精华

初中生

发表于 2018-9-13 13:4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一天傍晚,刘萍萍刚劳动归来,场长就给她送来一封信,打开一看,正是二十年前跟着父亲到新加坡,不久,又从新加坡转到台湾,继承伯父家产的朋友王行的来信。信中说:他要返回祖国大陆,将刘萍萍接到新加坡去。这消息,太突然了。啊,人生的道路,对刘萍萍这位来自上海姑娘来说,也许太曲折太残酷了。此刻,她捧着这封远方的来信,立即勾起了对往事的回忆……
那是王行走后的第二个年头。
一天傍晚,食堂厨工小蔡失火,将厨房烧得通红。这时,刘萍萍与场团委书记牧红刚刚劳动归来,立即投入救火战斗,不幸,屋顶大梁倒塌,将她与牧红压住……
刘萍萍的伤势严重,急需输血。可是,血库又没有与她同样的血型。经过化验,只有牧红的血型相同,但是,世上哪有病人输血给病人的先例呢?医生不同意。
“她能离开城市来到咱们山村里落户,就是了不起的事了。别说输血,就是献出生命,我们也要保住她!”在牧红的再三的请求下,医生同意了。
血,鲜红的血,一滴一滴地流进了她的心脏。终于,她活过来了。
二个月的治疗,刘萍萍的伤全康复过来了。这天早晨,她与牧红拿起简单的行李走出了医院。
院外,一切显得是那样的鲜艳夺目,即使是一条条粗重的椰子树叶,在东南风吹拂下,也在欢乐地摆动。
大街上,刘萍萍深情地望着牧红。就是他,为了挽救自己而输出了大量的鲜血,致使左手残废。望着,望着,她的泪水充满眼眶。二十年来,一起来的上海知青,走的走,上大学的上大学,招工的招工,返城的返城,自己也多想离开这个地方,可是,怎能丢下一位救过自己生命的人离开呢?俗话说,患难见真情。她爱上了他……
想到此,远处传来了喊声:“萍萍…”这喊声打扰了她那痛苦的回忆。这时,牧红寻找她来了。
她赶忙擦干了眼泪,起身和牧红一起回宿舍。路上,牧红发现萍萍心事重重,便问:“萍萍,身体不舒服吗?”
她隐瞒说:“没什么,就是腰有点累。”
牧红关心的说道:“累了就回去休息吧,明天别上山了。”
晚上,萍萍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总睡不着,毕业欢送晚会的幸福插曲,又再次浮现在脑海里……
那是一九七0年七月二十一日晚上,学校举行七0届高中毕业文艺联欢晚会。
晚会结束后,她脸孔上的化妆品还来不及洗去,王行就约她来到那秀丽的黄浦江畔散步。十五的月亮又圆又亮,长堤上一对对情人,在月光底下正说着悄悄话,喧闹了一整天的黄浦江,此时,显得格外寂静,只有那江水不时扑打堤岸发出“啪啪”的响声。
在江边,王行一直都没有说话,有时抬起头偷偷地看萍萍一眼,可是,眼光一踫,他就像触电一样,又将头缩了回去。还是她,毕竟是当过演员的人先开口了:“你觉得今晚的夜景美吗?”
“美,很美!今晚比任何时候都美!”王行紧接着说。
一阵南风轻轻地吹过来,萍萍撤娇地说:“你冷吗?”然后,她故意将身子贴近王行。
“萍萍,不知道为什么,自从你参加学校文工团那天起,我天天都想念你……”
“从那天起,你也变成了我心中最想念的人。”
初恋的甜言蜜语,使他们沉浸在爱情的海洋中。他们坐在江畔,她将头伏到王行肩上,渐渐地,她倒进了他的怀里……
月亮的银光普照着江面上,她那圆圆的瓜子脸孔,深深的酒窝,弯弯的眉毛,含情脉脉的眼睛,使王行越来越留恋。他觉得世上只有她,才能使自己获得幸福。
想着想着,她那富有弹性的胸膛不断上下跳动着,王行终于鼓起最大的勇气,把她紧紧地抱起来,他顾不上萍萍脸上的化妆粉,亲吻着她……
在这温暖的怀抱里,沉默就是享受,萍萍多么愿意在这个怀抱中,度过自己生命中最有意义的时刻……想到此,萍萍翻过身来,下乡的生活,又一幕幕地在眼前呈现……
不懂海南话,职工一句一句地教。
不懂农话,职工手把手教。
病倒了,职工像对待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,端来一碗碗热滚滚的鸡汤。
特别是他——牧红,眼前这一切,怎使她忍心离去呢?怎使她能够入睡呢?
自从萍萍收到王行的来信后,牧红的笑声就一天比一天减少了。人常言,情人的眼睛是测量爱情最灵敏的温度计。萍萍从他的眼里,觉察到牧红对自己的感情发生了变化。
一天傍晚,萍萍发现牧红还没有归来,心里十分焦急,她跑遍了橡胶园、胡椒园都找不到,她又急急往山上的小沟里走去。当她走近牧红的身边,看见他的衣服被刮破了几处,右手也被刺破,鲜血直流,黄豆大的汗珠一滴一滴地从他那疲惫不堪的脸孔上掉下来。此刻,他显得消瘦、憔悴。
是的,牧红的身体近来确实是消瘦多了。自从他左手残废以来,工作上不能和青年们一起拿起锄头参加火热的竞赛;生活上也出现了一连串的麻烦;他更不能像以前那样与青年们,手拉手幸福地唱、快活地跳。
可是,这些都没有使他在困难面前消沉下去。前日,村里为照顾他的生活问题,打算把他从山上调回来任民办教师,他却不愿下山,决心为改变故乡一穷二白的面貌而贡献出自己的一生。对此,今天,他发现职工食堂的烧火柴少了,于是,他就悄悄地到山上为食堂砍柴去。
萍萍面对着这情景,泪水又流了出来。她一声不响地走过去,抢过牧红肩上的木柴挑了回来。
新加坡,这是许多人都想去的地方。那里,是一个花花绿绿的世界;那里,有东南亚一流的城市生活;到那里去当位阔太太,那是梦寐以求的事情。可是,故乡,谁不留恋呢?尽管故乡暂时还贫困,她仍是自己的故乡。何况,自己走了,牧红的生活谁来照顾呢?衣服破了,谁来帮助他缝补呢?她越想心越乱。她决然做出这样的选择:我不能离开故乡,我不能丢下他,我不能以他的痛苦去换取自己的幸福。
过后,她对牧红的工作、生活照顾得无微不至,为他捧上一颗赤诚的心。但是,她越是疼爱牧红,牧红心里越是难过。他觉得萍萍出生在大城市,人好,心好,幸福应属于她。自己是位伤残的人,尽管曾经帮助过她,可不能以此来连累人家一辈子,应该让她走。从此以后,牧红总是悄悄躲开萍萍,想以此来淡化心中早已凝结起来的感情。可是,躲开了人却躲不开萍萍,那似火一样的心。
九月二十九日,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。
秀英港的早晨,风平浪静,开往广州的客轮徐徐地启航了。今天,萍萍被青年们推选为上山下乡青年先进代表,前往广州出席省第四届青年联欢会。
在最后一晚的联欢会上,当报幕员宣布:女高音独唱《边疆的生活多么美》,演唱者刘萍萍时,全场响起了一阵阵震耳欲聋的掌声。
这时,一位代表在观众席上,一边起劲鼓掌,一边自言自语地说:“没错,没有错,就是她!”
这位代表是谁?原来是前几天被邀请从新加坡回国观光的代表王行。
他自从新加坡到台湾后,一直都没有机会回到大陆。二十年来,他的心常常被祖国大陆那日新月异的喜讯所吸引,也常常被留恋萍萍的心而打搅。这次归来,他要好好游览祖国大陆的锦绣河山,饱享眼福,同时,顺便将萍萍带走。
歌声,深情嘹亮的歌声迷住了他。这场面,使他忆起在学校文工团时,他为萍萍伴奏那首她最爱唱的歌曲《毛主席的话儿记在心坎上》,此刻,他恨不得也上台去弹起钢琴,让萍萍再次尽情地歌唱。
晚会结束后,王行在门口焦急地等待萍萍出来。等啊…等啊…总不见萍萍出来,他立即跑到后台察看,却扑了一空。原来,萍萍演唱结束后,有事提前返回宾馆住地去了,真不凑巧。
第二天,观光团代表都分散回到自己的故乡去,探望自己的的亲人。这天清早,王行没有回故乡上海,而是从广州坐上飞往海南岛的飞机……
十月的羊城,晴空万里,飞往海南岛的飞机慢慢的在跑道上启动了。这时,王行的心,早已飞上蔚蓝的天空,越过广阔的琼州海峡,飞到刘萍萍的身边。初冬,北国己是冰天雪地,海南岛却是阳光灿烂,百花怒放迷人的景象。
农场座落在海榆中线二十七公里处。旁边,有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,小溪水闪着粼粼的波光,从北往东流去,它像一位女人的雪白双臂,把这幽静的农场连同那无边的绿色胶林,紧紧地搂在自己怀中。
下午三点,王行坐着一辆洁白的面包车,来到了当年下乡过的东山农场。
刚下车,就围上一大群好奇的小孩,他们伸着脖子,眼瞪瞪的观望着这位身着西装打领带的不速之客。这时,一个大约十岁左右的小孩调皮地问:“叔叔,你找谁啊?”
“小孩,你知道萍萍姐姐住在哪里?”王行用生硬的海南语调询问。
一个年龄稍大的女孩子则用不标准的普通话回答:“她住在…那…边…”
王行顺着女孩子指的方向,踩着一条铺满绿叶的林间小道走去。
这是一栋仅有一间小房子的宿舍,门前用篱笆围起一个小庭院,院子里放着一盆盆长得洁白如玉的茉莉花。
牧红从屋里走出来,笑容满面地招呼:“同志,你找谁?”
“我找刘萍萍。”王行高兴地回答。
“啊!你就是……”牧红惊奇地望着说。
“我就是王行!”王行兴奋地回答。
“王行,我是牧红。”说着,两人亲切地握手。
“萍萍到广州开会还没有回来。请到屋里坐坐。”牧红一边说一边热情地邀请王行到屋里坐。
王行听到萍萍尚未归来,心里一下子凉了半截。他跟着牧红跨入门槛,牧红与萍萍准备结婚的合影照片,立即出现在面前。突然,悲痛、失望、无奈,像一条粗粗的鞭子重重地抽打在心上,他的身体连续倒退了几步,昏倒在地上。
这里的一切,己不比往昔。他醒来后,感觉到农场不是久留之地,于是,他握住牧红的手谢了谢,然后,转身进了车子返回海口市。
到了海口市后,知道自己病情,立即住进了海南第一人民医院。在病床上,烦闷、痛苦、失望不断折磨着他的心,他决定提前返回新加坡。临别前,他向刘萍萍拍去最后一份电报:
“我怀着万分喜悦的心情,回到阔别多年的农场,准备把你接到国外生活,谁料到千里迢迢赶到这里,遭到的是悲痛、失望……我不怪你,这是音讯不通给我们带来的悲剧。萍,我患病了,知道自己的病情,不能在这久留,定于明天下午五点坐飞机,离开海南岛返回新加坡去。”
再说,刘萍萍在广州开会结束后,顺便在羊城游览一天。这天,她刚刚回到农场就收到王行的电报,心急如焚,下午,她顾不上长途跋涉疲劳,立即坐上农场的汽车赶往海口,当她走进海口飞机场时,王行乘坐的飞机己徐徐起飞了。
晚了,王行在她到达十分钟之前,己迈着沉重的步子,像一只带伤的飞雁,一步一步地登上了飞机。
看着冲向蓝天的飞机,她委屈地抱着脸孔痛哭了。
十分钟、十五分钟、二十分钟过去了,刘萍萍还呆呆地凝望着遥远的天空……

mmexport1533478063571_副本.jpg

32

主题

81

帖子

0

精华

初中生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9-15 11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当年,大多数知青都返城了,善良美丽的萍萍只好留下来了…

32

主题

81

帖子

0

精华

初中生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9-16 21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凄美的爱情

32

主题

81

帖子

0

精华

初中生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9-18 18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美好的东西总是让人不忘怀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帐号

本版积分规则

返回顶部
返回列表 快速回复